500万彩票,500彩票

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老祖宗在天有灵 > 第663章 师弟,加油,奥利给,你是最棒的!你的手速是最快的
    天帝城的街道上,宇文老祖悲痛欲绝,自己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单身圣地的老祖,可自己最看重的小弟子和女弟子竟然看对眼了。

    “小小啊,小蛮啊,你俩这是在为师的心口里扎刀子啊!”宇文老祖捶打胸膛,满脸老泪。

    柳小小和小蛮腰师姐急忙向宇文老祖认错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。

    街道上,一群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年轻人,一个个器宇轩昂,气度不凡。

    他们似乎是第一次来天帝城,非常好奇,目光四下左右张望。

    这时候,领头的一个白衣公子看到了宇文老祖一行人,当即走了过来,拱手笑道:“诸位道友,有礼了,在下道青狱,想去拜访柳家族长,不知能否指点一二?!”

    道青狱言辞很客气,眼中闪烁着精明之光。

    因为他留意宇文老祖这群人很久了,看到他们在这里争吵,又哭又骂,周围众人看到了,似乎有人满脸兴趣的想围观,却瞬间有人走出,身带煞气的喝退了围观的人。

    道青狱不知道那是杨守安派了人在暗中保护柳小小,却猜测出,宇文老祖这群人在天帝城,定然身份不凡。

    宇文老祖心情正烦着呢,闻言就要怒斥,却陡然感知到了道青狱身上那深邃如渊的气息,不由心中一凛,眼中带着泪花,脸上却挤出了一抹笑容,道:“天帝城,我们也是初来乍到,不熟悉啊!”

    这是婉拒。

    道青狱当然明白,可他不在意,他在意的是和宇文老祖这群人搭上关系,最好能一起吃个饭,再送点宝贝。

    于是,道青狱张嘴,就要再次套近乎。

    然而,他还没说话,身边的王大金已经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青狱公子啊,我们换个人问吧,这位老人家看起来正在悲伤中呢,我们不能破坏气氛!”

    道青狱身边,一群来自三圣山的人闻言,忍不住翻白眼,这句大实话没营养,他们难道看不见吗。

    道青狱也不由瞪了王大金一眼,回头向宇文老祖拱拱手,歉意一笑,道:“道友见谅,不知是何事让你如此悲戚,说不定我有解决之策!”

    宇文老祖摇了摇头,一脸萧索的道:“你解决不了,这是我们单身圣地内部问题啊!”

    “单身圣地?!唔,你们的门派清丽脱俗,非同一般,未来必会一飞冲天,飞黄腾达呢!”道青狱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岂料,此话一落,单身老祖眸光大亮,满脸激动与欢喜之色。

    他看向了道青狱,见他一身白衣,气度不凡,而且举手投足间,都有一种不俗的气质,不由大为喜欢,一个不可遏止的念头,在心中浮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道友,你真觉得我们单身圣地有前途?!”宇文老祖问道。

    道青狱一脸认真的道:“是的,前途大大的有!”

    宇文老祖大喜,亲热的拉住了道青狱的手,道:“道友啊,那你可还是单身?!”

    道青狱一愣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宇文老祖激动了,原地嗷嗷大叫,高呼老天有眼,让他失之东隅收之桑榆!

    道青狱和一众三圣山弟子面面相觑,这老头子不会脑袋有问题吧?!他这么激动干什么?!

    王大金憨厚一笑,挠了挠头,道:“青狱公子啊,我看这位单身圣地的老人家是看中了你,想让你加入他的单身圣地啊!”

    他一语道破真相。

    道青狱浑身一颤,眸露匪夷所思之色,这老头子真敢这样想?不怕我扒了他的皮?!

    宇文老祖听到了,猛然转头,看向了王大金,拱手道:“这位口吐真言的道友,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在下王大金!”

    “大金道友啊,你悟性超凡,见微知著,与我有缘啊!以后咱们要多多接触!”

    宇文老祖欢喜的说道,又看向了道青狱。

    道:“走走走,道友啊,你不是有问题要拜访柳家吗,我有办法让你直接见到柳家族长!”

    “此言当真?”

    道青狱又惊又喜,身侧的一群三圣山弟子也不由脸色激动。

    宇文老祖一脸认真的道:“我还能骗你不成,来来来,我们去……就去那座迎客来酒楼谈。”

    说罢,拉起道青狱的手,就往迎客来酒楼走去。

    路过柳小小的时候,宇文老祖传音道:“想告别单身吗?”

    “想!”

    “想和你的小蛮腰师姐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香!”

    “香?!不但想,而且还香!看来,你是真的馋你小蛮腰师姐很久了啊,那么,帮为师一个忙,引荐他拜访柳族长!”

    宇文老祖快速说道,“此事若成,为师亲自为你们操办告别单身的仪式。”

    柳小小闻言,脸上喜色一闪,迅速转身跑向了天帝城深处。

    “我也同去!”小蛮腰师姐向宇文老祖行了一礼,红着脸转身跟着柳小小跑了。

    宇文老祖见此,心痛的锤胸口,但看到了旁边的道青狱,还有一脸憨厚之色的王大金,顿时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“走了两个,又来了两个,看后面,还跟了一群,不错不错,我单身圣地,注定要大兴啊!”

    他心中沉吟着,一行人走进了迎客来酒楼。

    却丝毫没有想过,三圣山的这群弟子,一个个都是非凡之辈,岂会加入寂寂无名的单身圣地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小小带着小蛮腰师姐找到了柳二海,说明了自己的来由,柳二海闻言自然大喜过望,立刻匆匆离去,帮助柳小小向柳涛问了时间。

    片刻后,柳二海回来了,一脸喜色。

    “族长答应了,可以见他们一次,但是,得十天以后了,这几天,族长在忙着准备家族大宴呢!”柳二海解释道。

    柳小小闻言诧异,家族大宴?他从未听过。

    柳二海笑了笑,道:“这是老祖宗提出来的,估计老祖宗也会参加大宴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瞥了一眼安安静静的站在柳小小身边的小蛮腰师姐,柳二海神秘的低声道:“小小啊,家族大宴,肯定会有节目助兴,你如果能有节目表演,在家族大宴上逗乐老祖宗,那么,你和这个小女娃说不定会得到老祖宗的赏赐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的赏赐,你应该懂得,都是好东西啊!”

    柳小小闻言,眼睛发亮,不由得举了举自己的麒麟臂,老祖宗当你赐予的麒麟臂,他至今受用无穷。

    小蛮腰师姐听得美眸露出了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来到天帝城许久了,柳家老祖宗是天帝的事,她早已知道了,只听说天帝是太虚界东域之主,威压四方,是真正的巨擘大佬。

    对老祖宗,她早已神往,此刻听到了柳二海的话,她急忙对柳小小道:“小小……师弟,加油,奥利给,你是最棒的!你的手速是最快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,已深。

    暗影卫指挥使大殿里,一片昏暗,墙壁上的油灯跳动,如鬼火一般,让人感到无比的阴森可怖。

    藏獒张浩,跪在冰冷的地面上,瑟瑟发抖,面色煞白,额头的冷汗,落在了地面上,滴答有声。

    大殿正上方,杨守安高坐,眸光冰冷,身上弥漫着无形的威压,让张浩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旁边,敌敌狗九号杨小九在煮茶,茶水咕噜噜,冒出了袅袅茶香。

    “小浩啊,你可知,干爹为何叫你来?”杨守安慢条斯理的问道,声音轻缓,却尽显上位者的威压。

    张浩匍匐在地,磕头道:“孩儿在醉春楼贪图享受,误了干爹交代的柳天河之事!”

    “干爹,孩儿知错了,求干爹开恩!”

    杨守安道:“死罪可免,但不长记性可不行啊!”

    说着话,一弹手指,一把锋利的匕首,“哐当”一声,落在了张浩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匕首,非同一般,颜色暗红,上面流转着神秘的力量,是杨守安特意打造,专门行“割指之刑”的匕首。

    用这匕首隔了手指,除非修为比杨守安还高,否则永远别想血肉重生长出手指来。

    此刻,杨守安扔下匕首,意思不言而喻,要给张浩长长记性。

    张浩一咬牙,拿起匕首,对准了自己的大拇指,“唰”的一声,刀光一闪,手指落下,鲜血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张浩痛的龇牙咧嘴,却不敢施法疗伤。

    这是暗影卫的规矩,长记性的意思,就是割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而且,这是最轻的惩罚了。

    杨守安起身,俯视着张浩,严肃的厉喝道:“记住,我们暗影卫的规矩,任务第一,任何时候,都不能亵渎职责,忽视任务。”

    张浩惶恐的匍匐磕头道:“孩儿谨记干爹的教诲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好好做事,以后不会亏待你的。”杨守安摆摆手道。

    张浩磕头行礼,捡起了自己的手指头,用袖子擦干净了地上的血迹,这才躬身告退。

    走出指挥使大殿的门口时候,一个暗影卫走了过来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张浩认出了此人,他名叫田勇,也是干爹的干儿子,同样是自己的最大竞争对手,职位和自己一样,是副镇抚使。

    “怎么?来看我笑话?”张浩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田勇脸上闪过一抹笑意,看了一眼张浩被斩断的手指,眼中闪过一抹可惜之色。

    张浩是干爹的面前的红人,如果死了最好,可惜只是断了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制度里的人,都在暗影卫,有时候也会身不由己啊!”田勇笑道,挥手丢出了一个纸条。

    张浩拿起一看,写的是“城外西,三千里外,白杨林!”

    他不由疑惑,抬头想要询问,田勇却咧嘴一笑道:“你去了便知!”

    说罢,迅速离去,身影消失在了暗夜中。

    张浩回到了自己的府邸,立刻召集自己的一众心腹干儿子和一大批百户。

    “嗯?扬仌呢?!”张浩发现扬仌没在。

    一个心腹急忙躬身道:“回干爹的话,扬仌被田副镇抚使调过去了,调令上有指挥使大人的签字。”

    张浩咬牙,田勇挖他墙角,干爹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信任他了,这是怕他记恨扬仌,故意调走的啊。

    张浩心中明白,也不再说话,更不敢抱怨,天知道自己身边的这群人里,有多少个是干爹的安插的眼线呢。

    他一挥手,带着一众心腹干儿子和百户们,出城而去。

    他跟随杨守安多年,学习到了杨守安的谨慎和狠辣,害怕田勇暗害他,所以带了诸多高手护卫,同时在一个隐秘的地方留下了暗记,若自己被害,田勇也难逃暗影卫的惩罚。

    城外西,三千里外,白杨林,张浩一行人很快就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发现危险,很安静。

    张浩在虚空踱步,四处扫视,眸光炯炯,不明白田勇让他来这里做什么。

    陡然。

    他眸光一凝,发现了一座新坟,急速落地,一掌劈开坟墓,发现了一具棺材,棺材打开,一具尸体映入了张浩的眼帘。

    “258号!”

    张浩悲呼,棺材里的人,正是他在醉春楼相好的258号。

    但瞬间,他惊醒,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自己不能悲伤,如果被眼线看到,被干爹知道,自己的前途就完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哈哈一笑,大声道:“死得好,死得妙,贱人,你误我大事,就该碎尸万段,抛尸荒野!”

    说着,一掌轰出,坟墓爆炸,棺材飞裂,里面的258号尸体化为漫天齑粉。

    “走,回城!”

    张浩一招手,带领众人浩浩荡荡离去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夜,更深了。

    白杨林外,一道人影来了,扑倒在了坟墓边,抱着头,嚎啕大哭,然后施展大法力,将坟墓连同方圆十里的土地,一起挪走,在一个隐秘的地方,重新下葬,立碑。

    “为了掩人耳目,为了苟且活命,我今天故意将你碎尸万段,抛尸荒野,258号啊,我可怜的小柔啊,你死的好惨啊!”

    “是我对不起你,是我害了你,258号,我的小柔,希望来世我们再会!”

    “田勇,此贼,我必会杀了他,为你报仇!……”

    “至于干爹,他是好人,我不能动他,也动不了他,希望小柔在天有灵,理解你浩哥我啊,浩哥也很难……”

document.write(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