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0万彩票,500彩票

八一中文网 > 言情小说 > 我在淘宝买老公 > 187抓奸
    云可心很满意此刻的状态,她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让明于礼解开心结,既然他说到这些了,她也几分玩味把话题继续下去了。

    听明于礼的话里意思,很明白,他一点都不爱白琳,明于礼娶白琳的经过大概过程,云可心也是知道一二的,猜想他娶白琳也是无奈,明于礼太注重明家的声誉,维护家族利益,这是他承担责任的美德,却也是他身上沉重的负担。

    “大哥你的意思,大嫂不是你的真命天女了。”

    云可心笑着,淡淡的,有些明知故问,却也推心置腹的态度。

    明于礼沉默了片刻,之间看了一眼云可心的眼睛,停顿了几秒,最后咬着嘴唇努力的点点头,脸上有了痛苦的神色,看得出来,为这场婚姻,他的选择,也是深深伤害了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完全能活的轻松一点,很多事,并没有你想象的那样重要,你可以放下一些东西,这样,你才能活得轻松起来。”

    云可心借机多说了几句心里话,她看着明于礼的反应,也有些难过,有些人选择负重前行,不能说完全是错,为自己的信念活着,也是一种坚持,那是一个人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苦了自己,身边的朋友亲人终究是心疼的。

    明于礼面色更加深沉,他默默端起来面前的玻璃酒杯,一口把里面的果酒都灌进去嘴里了,那杯酒足足有半升的样子,虽然果酒度数不高,喝多了酒精聚集,也是醉人的。

    那崎岖的脸上有了些红晕,明于礼重重的把杯子放在茶几上,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,却也没急着立刻灌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,我心里明白,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,她怀孕了,我却根本就没碰过她,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!”

    像是一股脑就把积压在心头的问题都给抛出来了,明于礼痛苦的说着话,话说完,又给自己灌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云可心被惊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,这明家两个儿媳妇,都怀孕了,可都不是明家的孩子,这要是被外人知道了,明家还不得炸了呀!明家百年世家豪门,最注重的可就是名声了呀!

    白琳当初是自己设计嫁给明于礼的,怎么也会怀了别人的孩子呢!这件事让人太震惊了。

    看明于礼被急速流进嘴里的酒水呛的直咳嗽,云可心才算清醒,她夺走明于礼手里想要继续灌进嘴里的酒水,不得已安慰着明于礼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你别喝了,其实这件事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,你以后的路还长啊,你实在不满意还能离婚,你会遇到更好的,没必要伤害你自己的身子阿。”

    云可心急速的说着安慰明于礼的话,跟弟弟明于行比较,大哥明于礼的婚姻显然更加悲崔的多,自己跟明于行,至少两人之间没有欺骗,还是朋友,是至亲的感觉,两个人在一起至少还有你快乐。

    明于礼这块,有的全都是算计跟欺骗了,白琳到底想要什么,大家都能看得出来,她要的只是明于礼的身份地位,至于明于礼,在她眼里应该什么都不是的,或许,死了才更好,她能名正言顺的继承遗产,这一点,谁心里都是明白的,只是没人把这些话说出嘴。

    “离婚?呵呵呵……明家的家族里没有离婚这个字,只有丧偶,我怎么能做对不起明家的事情,绝对不可能的,我是明家的儿子,明家的儿子从来没有离过婚的先例。”明于礼抱着脑袋万分痛苦,低泣苦笑的声音,叫人听上去格外的伤感。

    云可心这时候也烦恼了起来,明家的儿子没有离婚的先例,那她跟明于行的婚姻怎么结束?为了自己,她相信明于行最终会选择按她说的做,可这要让明于行背上明家的千古罪人的帽子,她又该多么自责,这可怎么办?太难抉择了。

    云可心不知不觉陷入沉思中,直到听见明于礼叫她,才幡然醒悟,明于礼其实已经叫她好几声了,她在苦恼的时候遐想着,也没听见。

    明于礼是个十足的绅士,还是很照顾别人情绪的,所以才会反过来问云可心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云可心有些歉意的笑了笑,明明是想来给大哥疏解情绪的,现在谁安慰谁倒说不准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没事,只是不小心走神了一点,对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今天你约我出来本来就是随便聊聊的,也没什么重要的大事,随意就好。”

    明于礼没有一点给人压力的感受,要不是脸,身材高大魁梧的他应该是很受人亲睐的绅士,只是他的脸确实有些恐怖,叫人一眼看上去,不知不觉产生了距离。

    云可心倒是没这样的感觉,她看人一直都是用心的,很少只看表面,她很理解明于礼,明于礼超越世俗的性情人知,让他看起来伟岸的很,这样顾家又有责任感的好男人,确实是不可多得的,只是明珠蒙尘,被容貌耽误了光辉形象的人。

    “大哥,白琳的事,我还有个提醒,你既然知道一切真相,我希望你能克制自己,别打她了,别伤害她,她是该打,可不能因为她的错毁了你自己,你能想办法惩治她,前提是,先保护好你自己,可以么?大哥!”云可心很郑重的拜托明于礼,她完全是为了明于礼考虑,事情到现在这样阶段,她也不能替明于礼做什么决定,可明于礼要是真的走极端毁了白琳,她不可惜白琳,会可惜明于礼会自毁前程,云可心觉得为白琳这样的女人,明于礼不值。

    明于礼很认真的沉思了一会,咬着自己的唇瓣,握紧拳头,像是在默默的替自己下着决定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他缓缓抬头,狰狞的脸上,清澈的目光带着盈盈的感激。

    “可心,谢谢你,我知道你是真的关心我,当我一家人的,谢谢你,我会谨记你刚刚说的话的,你也要时刻提醒我,不然,我怕看见白琳我会忍不住,她是个太可恨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必要的时候,我会想办法帮帮你,放心吧大哥,不是你一个人在扛着生活的压力,大家一起扛,总会轻松一些的。”云可心看明于礼恨透白琳的样子,只能安慰着他。

    明于礼跟云可心在音乐茶座包厢里约会聊天,而此刻,音乐茶座外面闹哄哄的涌来一群人,白琳看样子气的语无伦次,跟一群手拿摄像设备的记哭哭啼啼的诉说苦楚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我嫁进明家是幸运的掉进了福窝里了,可谁想到呢,明于礼就是一个魔鬼,你们看看我身上这些新伤加旧伤,都是他打的!我一直都隐忍着不想说出去,怕影响了明家的声誉,可他这次也太过分了,我都怀孕了,她居然勾搭别的女人来这里偷情,我也是女人,因为爱也会小心眼,我是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了,才会想到找你们来帮忙为我做主,明家是什么样的身份地位,你们也知道,我一个小小弱女子,没有你们在,哪里能有说话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白琳一副受尽委屈的小媳妇模样,哭的梨花带雨,可怜楚楚,抽泣着说着自己的无助,引人垂怜,叫人唏嘘明家明于礼的欺人太甚。

    “白小姐,你这个仙女一样的女子嫁给了他明于礼那样的……那种男人,他居然还不知道珍惜,打你这么狠,真是没天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打人已经叫人无法接受了,还在老婆孕期出轨,这样的渣男,简直人神共愤!明家有钱有地位又怎么了,现在是法制的网络社会,容不得他这样践踏别人!”

    不少人被白琳的“遭遇”引爆了正义之心,纷纷说着自己的观点,为白琳声威。

    明家在如兰市原本就有树大招风的嫌疑,这些年,明家的人一直兢兢业业,低调又规矩,实在也没有能叫人挑刺的地方让人热议,现在有白琳出来现身说法了,心中但凡有点妒忌心的人,谁不是热血沸腾,借机说事。

    毕竟,群涌激愤的踩一个人,也不犯法,很多人都是会忍不住掺和一脚的。

    白琳眼底掩饰不住的兴奋,这时候下意识偷偷瞄了一眼一直在不远处暗中配合自己的许力,她的这些主意可都是跟许力一起商议出来的,许力对她说,婚姻中有错的一方在离婚时候会净身出乎,她想离开明于礼又得到财产,这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白琳早就沉溺在许力的温柔乡里无法自拔,对这些话自然深信不疑,许力跟她说,明于礼跟云可心在音乐茶座约会,她更是兴奋,“抓奸”到明于礼跟云可心两个人,那对她白琳来说实在是大快人心的事情,简直是一箭双雕的大喜事,她可不要卖力表现,演绎出她极致柔弱的可怜形象,让云可心跟明于礼身败名裂才行,自己还能拿走一大笔好处,全身而退,跟自己的心爱之人双宿双栖,多么美好的事情,想想都能叫人觉得心里被蜜汁淹没了的甜蜜。

    许力笑着给白琳一个鼓励的姿势,悄悄的没让任何人发现自己。

    白琳含情脉脉,却用柔弱很好的掩饰了过去,之后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,直奔明于礼跟云可所在的包厢里。

    包厢门是锁的,服务员威慑于媒体的强大力量,不得已,不太情愿的用备用钥匙打开房门,走进包厢,众人立刻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里面的两个人正坐在一起拥抱着,样子十分暧昧亲昵,看男人的背影是在接吻。

    白琳没有跟人家说女的是云可心,她看见这一幕,却也十分的气愤,明于礼对自己一直都没有感觉,原来是对云可心那个贱人小婊子上了心了,难怪自己怎么卖力也没能得到他的身子,要个孩子来稳固自己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明于礼!你这个渣男!你跟云可心这个小婊子早就勾搭在一起了吧!难怪你结婚到今天来,一直都不想碰我了,你这是找死了吧。”白琳有些气疯了的节奏,哪里还能记得许力的叮嘱,要扮柔弱,越柔弱越好,要让大众可怜你这个弱势的一方才行。

    此刻白琳没想到明于礼真的跟云可心亲密起来,她原本就忌恨云可心,明于礼再不堪也是她白琳的老公,她怎么能容忍连自己的老公都是云可心的裙下之臣。

    白琳一改柔弱的样子,本性暴露无遗,只扑这明于礼的背后撕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没意识到,房间里面发生这么大动静了,里面的两个人依旧是抱在一起的姿势,根本没动过,还在亲昵的样子。

    白琳想抓住明于礼的头发的时候,却被人反手一把抓住了手腕,一双温和却带着刀锋一般凌厉的好看目光,死死盯着她的脸,那是一双她十分熟悉的眼睛,曾经的自己,沉迷到无法自拔,费尽心机也求而不得的眼睛。

    如今这双眼睛离她是这样的距离贴近,可,却是叫她心惊胆战的狠厉。

    “大嫂!你这是想干什么?我跟我老婆想出来找点私人空间亲热亲热,你也追来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明于行,让白琳完全意外的明于行,白琳被明于行狠狠甩开手,后退的时候,无助的脑袋一片空白,她想不通,明明许力清楚的告诉她,跟云可心一起出来私会的人是明于礼,怎么一下子变成了明于行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明于礼呢!她在哪里?叫他出来!我看他到底在耍什么花样!”白琳气愤到极点,自己失策,还在媒体众人面前,她明显感觉到这中间出了什么问题,这会只想跟大家证明,自己没有说谎。

    云可心这时候悠悠从角落里站起来,一脸的含羞带露,美艳动人,她沉静而温和的叫着白琳。

    “大嫂!你别急,你最近是怎么了?我跟于行出来玩一会,你怀疑我跟大哥一起出来了,前几天你跟家里人说你怀孕了,刚才你却说大哥根本没碰过你,你到底是怎么了?压力太大了么?我们压力太大生病了不要紧,要赶紧去看医生才行。”云可心的话说得关切温和,条理却是格外的清晰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突然的幡然醒悟,明家是有消息流露,白琳有孕,刚才在大门口,白琳也说自己怀孕了,白琳进门的时候也确实说明于礼没碰过她!这……

document.write(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