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言情小说 > 宋家夫人不好惹 > 第101章 明天就去扯个证
    这场大雨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,雨势渐收时,孟渐晚准备下车,才发现车门不知何时锁了。

    “解锁。”孟渐晚手搭在车门内侧的把手,背对着宋遇,语气平淡。

    宋遇透过挡风玻璃看向外面:“还下着雨呢,别折腾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启动了车子,没有给孟渐晚拒绝的机会。

    宋遇开出一段路,才想起来问她去哪儿:“回家还是回美甲店。”

    孟渐晚: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好几天没有回去,下午她就跟梅思琇说过晚上回家住。

    孟渐晚听着车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,陡然想起有件事没有问他:“你这次又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?”

    她和宋冬栗临时决定一起吃晚饭,她既没有发朋友圈,也没有告诉其他人。回美甲店换衣服时,陶苒随口问起,她记得自己当时只说了和朋友吃饭,没说具体位置。

    宋遇手虚虚地握着方向盘,唇角微勾,露出个极浅的笑,声音在狭小的车厢里显得格外磁性,像立体环绕般在孟渐晚耳边响起:“只要肯用心,总能知道你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仿佛有什么东西猛地撞了一下孟渐晚的心房,她定住不动,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嗤道:“说了等于没说。”

    等红灯的时候,宋遇分出精力看她:“我问了梁沅沅。”

    孟渐晚:“她又不知道我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她,你经常吃饭的地方有哪些。”宋遇说,“一家一家找过去,总能找到。不过,我这人天生运气好,没找多久就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孟渐晚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算了一下宋遇给她打电话的时间,其实也不能算“没找多久”,毕竟,她和宋冬栗吃了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干什么?”孟渐晚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在电话里跟你说了吗?”宋遇无奈,她是真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,“我前段时间忙得脚不沾地,刚得了空就来找你吃饭。而且,我话没说完你就挂了电话。”

    孟渐晚闭紧了嘴巴,决定接下来的路程都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因为,不管她说什么,宋遇总是能把话题引向暧昧的方向,让她招架不住,就有种无力的感觉。

    孟渐晚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,宋遇偶尔挑起话题,她也没再接下来。

    宋遇应该是猜到了什么,不再说话,安静地开车,不知不觉就到了孟家。孟渐晚刚想说让他把车停在大门外,结果门卫认出了宋遇的车,直接开门放他进去了。

    屋里一家人坐在一起说话,梅思琇一听到汽车轮胎碾压路面的声音,猜到是孟渐晚回来了,连忙起身走到玄关,从柜子里取出一把雨伞,怕她被雨淋到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离正厅最近的地方,孟渐晚一下车就看到了从屋里出来的梅思琇,她举着一把大黑伞,脚下的鞋都忘了换,还穿着室内拖鞋。

    灯光昏暗,梅思琇出来后低着头直奔驾驶座那边,等站定在车旁才发现孟渐晚从副驾驶座下来。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忙不迭绕过去,抬起胳膊举高伞,把孟渐晚的身子拢过来,再去看驾驶座里的人:“是宋遇送你回来的啊?你们一起吃的晚饭?”

    梅思琇比孟渐晚矮,举着伞很费劲,孟渐晚从她手里接过伞,遮在两人头顶,微微向梅思琇那边倾斜:“没有,碰巧遇到的。”

    梅思琇意味深长地“哦”了声,明显不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宋遇大概是没想到会碰到孟家的长辈,怔忡了片刻才意识到坐在车里不礼貌,忙解开安全带下车打招呼:“阿姨。”

    “哎,来都来了,进来喝杯茶吧。”梅思琇手里也没有多余的雨伞,见宋遇站在雨中,怕他淋感冒了,只得招呼他进屋。

    虽然这会儿下得不大,但深秋的雨最是寒凉,宋遇衣着单薄,仅穿着一件白衬衫。

    宋遇看了眼孟渐晚,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甚至都没看他,视线略垂,盯着伞柄发呆。他笑着说:“不用了,下次有时间再来拜访,你们快进去吧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确实想跟孟渐晚多待一会儿,也想在梅思琇面前博得更多的印象分,但他今天两手空空过来的,不合适见她家里其他的长辈。

    宋遇说完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,孟渐晚撑着伞,带梅思琇进屋。

    梅思琇上台阶前还回头看了一眼,车子调转方向离开,她戳了戳孟渐晚的手臂:“你怎么也不说句话?你开口,宋遇肯定就留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孟渐晚一时没忍住,扑哧笑了一声:“我为什么要把他留下来?”

    梅思琇:“他辛苦开车送你回来,你请他留下来喝杯茶应该的呀。”

    孟渐晚盯着雨伞边缘滚落的雨滴,感到有点疲惫,澄清的话语她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了:“我再次声明,我们不是那种关系。”

    两人走上台阶,孟渐晚收了伞,抖了抖雨水,听见梅思琇说:“妈妈是过来人,我知道你现在没有答应他,但你心里是有他的对吗?”

    孟渐晚“啧”了声,一把把雨伞塞她手里,率先进门:“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,我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梅思琇随后进门,不经意间瞄了一眼钟表,不禁莞尔,八点就要睡觉?她转移话题也不知道找个好点的借口。

    孟渐晚进门换上拖鞋,见家里其他人都在客厅,就连大忙人孟渭怀也在。孟渐晚对这个继父还是很尊重的,生硬地打了声招呼,然后就径直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脚刚踩上台阶,孟渭怀就叫住了她,孟渐晚回头,只见她指着沙发空余的位置:“过来坐会儿,我平时太忙,你也不常在家,好长时间没好好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全家人都在,气氛也不轻松,像极了即将召开大会。

    孟渐晚有些犹豫,正想着找个借口躲过去,梅思琇就拉着她走过去,两人坐在一起:“你爸爸就是想跟你说说话,没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孟渐晚看看孟维夏,又看看孟峤森,孟峤森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,面对她投来的目光,眉毛挑起,仿佛在说:你他妈别又把什么事都算在我头上,我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之前你毕业,我提议让你到公司实习,你没有答应。”孟渭怀手里端着杯茶,说话时带着笑意,让人感觉没那么威严,“我听说,你开了一家美甲店?规模还挺大?是以后都没打算再进公司吗?”

    孟渐晚大学时就开了店,她一直瞒着家里,让许瞻帮忙打理,现在都是她自己在管理,消息自然瞒不下去,孟渭怀会知道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孟渐晚大方承认:“嗯,不会去公司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眼角的余光就瞥向孟老太太,果然如她所料,一听说她不碰家里的公司,老太太就开心了。

    然而,孟渭怀下一句话就让她的好心情消失殆尽:“还有一件事,你和宋家公子……咳咳,不是爸爸八卦,是圈子里的人几乎都在传,宋家的公子在追求孟家的女儿,还、还挺高调的。”

    孟渐晚腹诽,她就知道孟渭怀要说这件事,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宋遇那个人也确实不知道“低调”两个字怎么写,从一开始追她就人尽皆知,现在都传到长辈们的耳朵里了。

    偏偏她有一次质问宋遇,他还厚着脸皮说:“这样一来,你多有面子,像我这么优秀的男人,苦苦追求你,不知道暗地里有多少千金小姐羡慕嫉妒你。就算没有追上,到时候也是我丢面子,你还是那个高贵傲娇的孟小姐。当然,我觉得后者不存在。”

    这话就骚到没边儿了,孟渐晚当时愣是没找到词来反击。

    “晚晚?”孟渭怀见她在走神,叫了她一声,“你心里是怎么想的?本来这种事该你妈妈来操心,但是也牵扯到其他的一些事,所以我得先问问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孟渐晚稍怔,牵扯到的其他事应该就是公司利益、家族利益之类的,她之前还听梁沅沅说过,宋家的实力背景等等。

    但,这些都跟她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孟老太太从孟渭怀提起宋遇开始,脸就一直黑着,此刻更是坐不住了,训斥孟渭怀:“你想的也太长远了,两人成不成还是个问题。再说了,要是两家联姻,那也该是由夏夏嫁给宋家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!你这说的什么话?宋家的公子不是在追晚晚吗?”孟渭怀皱着眉反驳。

    孟老太太想的也很简单,孟渐晚的心从来都不在孟家,她只向着她妈妈,她将来要是嫁给宋遇,攀上了宋家还得了?

    孟渐晚的忍耐力仅限于听孟渭怀好好把话说完,孟老太太一开腔,她就忍不了了,站起身就准备走。

    梅思琇拉了拉她的手指,示意她别冲动。

    于是,孟渐晚停下脚步,扮出乖顺的样子,看向隔着一个茶几的孟老太太,一字一顿道:“您要是这么想的话,那我也不介意明天就去跟宋遇扯个结婚证。”

    孟峤森打了个激灵,身子猛地坐直了。

    卧槽,生猛。

    孟老太太的脸色就不好看了,由黑转绿,传说中的脸都气绿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小八:好呀好呀好呀!我把民政局搬来了!!!

document.write(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