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言情小说 > 恋语集:织梦书 > 第五节 麻子
    看到这些人凶神恶煞的冲了进来,麻脸侍女吓了一跳,惊叫一声冲向了床榻,护住床上被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姐,结结巴巴地问:“你……你们是谁?想做什么!”

    黑衣人没理她,而是在房间中扫视了一番,发现舱房的装修虽然豪华,但是却不大,整个舱房中除了墙角那个小衣箱,以及眼前的这张床榻外,并没有其它能藏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且,那衣箱看起来小巧玲珑,绝对藏不下李祈那种身材高大的男人,至于床榻,他走上前去看了看,发现床面离甲板也只有三四寸的样子,又敲了敲榻板,也并没有夹层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黑衣人仍旧没有放松,再次问道:“说!为什么要燃熏香。”

    “因……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这些人凶神恶煞,麻脸侍女显然吓得不轻,结结巴巴的道,“因为……因为我家小姐这几天身子不爽利,所以……所以燃些安魂香好入眠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为了入眠?”

    黑衣人紧紧盯着麻脸侍女,这让麻脸侍女更不敢看他,只能低下头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如此,黑衣人还是发现,自己越靠近床榻,麻脸侍女似乎越紧张,于是,他干脆走到她面前,然后看向床榻上那个背对着众人、似乎正在沉睡的女子,冷哼:“这就是你家小姐?”

    “对……对对对……你……你们想干什么?我家小姐他现在不方便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黑衣人走到眼前,麻脸侍女更紧张了,身体更是差点就趴在床榻上躺着的那人身上,回护之心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只是,她越这样,黑衣人越觉得可疑,干脆让手下将她从床榻旁拖走,而后他抓起床榻上锦被的一角,瞅着麻脸侍女冷哼:“刘歌子?花魁?呵呵呵,我倒要看看这个刘歌子……是怎样的天姿国色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手上一使劲,掀开了锦被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随着麻脸侍女发出一声惊呼,却见一个白如凝脂的香肩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呈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这只香肩骨肉均匀,肌肤吹弹可破,即便此时舱中光线昏暗,却也散发出宝石般的光辉,让人根本挪不开眼。于是乎,舱房中的所有人几乎全都愣住了,而片刻后,那名麻脸侍女挣开了抓着她的黑衣人,再次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先是合上自家小姐肩头散乱的亵衣,再用锦被将其裹紧,浑身颤抖地道:“你……你们想做什么?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一个女子做出这种事情?我家小姐……只卖艺不卖身,一直以来洁身自好,你们……你们……这可让我家小姐日后如何见人?我家小姐性子刚烈,若是等她醒过来,知道这件事,那可是就活不了了……那样的话,我……我也不活了!呜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小姐……你……你的命真是好苦呀……”

    麻脸侍女的话只让黑衣人觉得呱噪,他直勾勾地盯着刘歌子已经被紧紧包裹起来的后背,眼中甚至还露出一丝可惜。

    刚刚惊鸿一瞥下香肩半露云鬓散乱的睡美人夺魂摄魄,即便他此时在执行主人的任务,还是忍不住心驰神往,若是平时,只怕早就扑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卖艺不卖身……卖艺不卖身……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我跟你们拼了!”看到这些家伙占了便宜还语露不屑,麻脸侍女气急,一头向黑衣人撞了去。

    只是黑衣人又怎么可能让她撞到,很轻易便躲开了,麻脸侍女立即摔倒在地,而后愣了愣,重新爬回到床榻边,抱着自家小姐大哭起来:“我家小姐可该怎么办呀!呜呜呜!”

    黑衣人轻哼了一声,又在舱房里扫视了一番,确定不可能有藏下李祈的地方,这才不甘心的挥了挥手,打算带着手下离开,可就在这时,却见一个手下来到他身边,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,他的眼中立即闪过一丝惊讶来:“禁军这么快!其他船只呢?”

    手下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而后黑衣人撇撇嘴:“撤!”

    随着他一声令下,刺客们迅速在船舱中消失了,而没一会儿功夫,画舫缓缓移动了起来,看来是宋班主害怕再惹麻烦,已经提前开船了。

    看着舷窗外越来越远的河岸,麻脸侍女终于松了一口气,无力的瘫坐在地上。不知过了多久,却听一个声音从她身后响起:“这……这些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,却是充满震怒的声音:“卢悠悠,你到底做了什么!你……你给我解释下,我身上的这都是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卢悠悠边擦着自己脸上的“麻子”,边向后跳开了一大步,尽量同床榻上那个愤怒地扯着身上衣服的“花魁姐姐”保持足够安全的距离。而后干笑道:“那个……那个你要是把衣服扯烂了,我就真的再也找不到干净衣服给你换了,你……你先稍安勿躁,我……我这不正要跟你解释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解释?好,你先告诉我,这……这是谁的亵衣……这是……女人的?就连这裤子……也不是……也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在检查了自己的衣物后,李祈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他抬头看向卢悠悠,咬牙切齿的道:“谁给我换的衣服……说!到底是谁给我换的衣服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是是……”看到李祈的脸色黑如锅底,卢悠悠咽了口唾沫,然后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弱弱地道,“那个,还能有谁,你的侍卫一个都没跟来,所以,所以只能是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卢——悠——悠——”

    被李祈一声大叫吓得跳到了舱门口,卢悠悠一边紧紧抓住舱门,先做好随时落跑的准备后,才继续道:“可我也是为了给你疗伤呀,我是迫不得已!我保证,下次绝对不这样了!”

    李祈的眼睛像钩子,本来一眨不眨地看着卢悠悠,只是看到她那副马上要拉开舱门落跑的样子,不知怎的,突然停住了,随即他抿了抿唇,又仔细打量了卢悠悠一番,突然道:“下次不这样了?”

    “啊,没下次,没下次了!”卢悠悠立即回过味儿来。

    “没下次了?”李祈飘过来几把眼刀,“这么说,下次你会把我扔下不管?让我自生自灭?”

    “啊,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呀!”卢悠悠苦了脸,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抚这个突然矫情别扭起来的李祈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什么让他自生自灭……她若是想让他自生自灭,刚才早就跑了,还用得着想方设法替他掩饰吗?

document.write(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