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言情小说 > 我们全家都是极品 > 078 被拒绝
    做法也复杂,一幅蕾丝花边做下来,需要用到的小棒槌少则十多个,多则上百个。

    制作前,要先用针将图样扎好,固定编结的方向和位置,再将棉线缠在棒槌上,拉出线头固定在图纸的一定部位,手执小棒槌,根据图案形状以别针为支点,将棉线进行扭绞、缠结编织成花边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十分考验耐心和计算能力,心气不定的只会把这些棉线弄得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现代织造工艺已经可以做出大片大片的蕾丝,但要想在古代实现这些花样,需要耗费大量时间才能达到。

    这种编织工艺品,系统无法直接制作,只能在制作成衣时,按照设计需求花费金钱添补上去。

    在系统的随机商城里,也不容易遇见蕾丝这一类的配料,至少从上一世拿到系统为止,她都没有在随机商城里见过单独的蕾丝售品。

    大多数是一些带着蕾丝的床品,或者是杯垫桌垫发饰之类的。

    蕾丝这玩意儿,那可真是需要用时方恨少,想要弄出大批量的蕾丝,还得靠她自己这双手才行。

    不过手动编织蕾丝已经是林美依上上辈子做的事了,她现在也不敢保证她还能记得多少,只能先练练手,慢慢找回记忆。

    林家在后山上有一片自己的杉树林,不大,但如果自家需要用木材也够了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建房子砍了不少,现在已经秃了一大片,林有才还想着等把桑树都种上后,再弄点杉木苗把这块空地重新种上,二十年后,又是一批好杉木。

    林美依来到杉木林里,找了一根比较小的木材,扭扭脖子,动动手腕,拿起柴刀就开始砍。

    哪成想,一不小心没控制住力量,“咔嚓”一刀甩下去,柴刀直接从木头身体里划了出去,杉木吱呀一声,紧接着便“嘭”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动静特别大,倒下的小杉木连带着前面大叔的树枝一起断了下来,惊起飞鸟无数。

    林美依耳尖,好像还听见了女人的低呼声,似乎是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奇怪,这山上还有人?”林美依低喃着疑惑朝身后的山坡上看去,一个小坡挡住了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她就看到三个人头出现在小山坡上,似乎是跑过来查看巨响情况的。

    “是她?”

    林美依听见熟悉的男声,往前走了两步,没了杉木阻挡视线,她终于看到来人的面孔。

    二男一女,竟然是王菀、巴尔,还有朱棠,发出声音的正是巴尔。

    高大的异族少年看看一刀就被斩断的杉木,又看看拿着柴刀的少女,满眼震惊。

    她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朱棠可没巴尔这样好的眼神,他只注意到了拿着柴刀的林美依,眉头一皱,面露厌恶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?”朱棠质问道。

    林美依差点被他这话逗笑,嘴角微弯,反问道:“这是我家的山我在这有什么不对的吗?”

    朱棠噎住,他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王菀眯起了眼,眼里倒映着杉木平整的断口,垂在身侧的手暗自握紧成拳,暗中忌惮林美依这身蛮力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在那鬼鬼祟祟的干嘛呢?”林美依提刀走上前来,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朱棠下意识拉着王菀就往后退了两步,显然是想起了上次被暴揍一顿的事,所以这次格外谨慎。

    巴尔走到二人身前,自觉充当保镖,目光紧紧锁住林美依,随时做好了反击的准备。

    林美依见此,无趣的停下了脚步,抬眼与巴尔对视,黝黑的眼眸深深看了他一眼,那一眼,让巴尔浑身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好像在她眼里他就是个没穿衣服的人似的,叫她看了个透。

    林美依笑着垂下眼帘,忽然觉得这几人忒无趣,“看来家里有个奴隶还挺好使,看来我家也得买一两个,享受一下被人伺候的滋味儿。”

    她悠悠说着,轻松扛起成人大手臂般粗的杉木,晃晃悠悠往山下行去,全然不顾身后那三人诡异的神色。

    王菀只觉得林美依莫名其妙,朱棠冲着林美依的背影冷哼了一声,眼中的厌恶简直快要溢出来。

    巴尔面上没有什么表情,只是眉头紧锁,忽然对这个一直能压王菀一头少女升起了一丝好奇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他们草原上,他也从未见过这般大力的女子,况且这还是汉家女子,汉女本就柔弱,怎么可能有这般蛮力?

    莫非她家有异族血统?

    巴尔自顾猜想着,他身旁的两人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一旁的大树底下,小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等巴尔反应过来回头看去时,就见朱棠一脸落寞的转身下山去了,而王菀手拿着半块鱼形玉佩,眼含抱歉与愧疚,目送朱棠远去。

    一看二人之间这神情,巴尔便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朱棠对王菀有意,他早就看出来了,最近这小子频繁来找王菀,每次都说些奇奇怪怪的话,起初他没听明白,后面就懂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的母亲准备给他寻门亲事,但他母亲好像对王菀有意见,不同意二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今天这小子特意找王菀到山上小潭边相见,王菀不知怎么想的,竟叫上了他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他终于明白王菀为什么要叫他一起赴约了,原来是她并不喜欢朱棠,知道他今天要向她坦白心意,所以特意过来说明白。

    看着少年失落离去的背影,巴尔挑了挑眉,对这汉家的规矩表示不懂。

    在他们草原,看上了喜欢的姑娘直接扛回家就是了,哪里来的这么多破事!

    大树下,王菀已经恢复过来,收起朱棠给的鱼形玉佩,叫了巴尔一声,转身走向与朱棠完全相反的小路,快步下山。

    却不知,离去的少年突然又跑了回来,可惜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要不顾一切时,心上人早已经远去。

    朱棠站在山坡看着王菀的身影一点点变小,直到看不见,这才失魂落魄回头走向自己来时的路。

    天色渐晚,山路渐渐变得模糊,他满脑子都想着王菀的远去的背影,根本就不看路,全凭本能往前走。

    一个不小心,踩到一颗滚石,脚下一滑,都来不及反应,失重感突然袭来,整个人就头朝下栽了下去。

document.write(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