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权欲场 > 第1399章 这个疯子
    报社班子成员中午聚餐结束后,当着大家的面,乔梁对陆平道:“陆书记,很快我就要暂时离开报社去西北挂职了,我有些想法想给你汇报,不知你方便否?”

    听了乔梁这话,大家互相看看,乔梁临走之前给陆平汇报思想,听起来倒也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陆平心里明白,乔梁说的这汇报,其实是他要给自己下指示。

    陆平于是点点头:“好的,乔总,咱们去我办公室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乔梁点点头,接着和大家握手,“各位,走之前我就不再过来了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大家边和乔梁握手边祝贺乔梁,又纷纷说着祝福的话,乔梁一一感谢。

    然后乔梁和陆平去了陆平办公室。

    进了办公室,陆平热情请乔梁坐在沙发上,殷勤给他泡上茶,又递上烟,亲自给乔梁点着,然后像个小学生一样规规矩矩坐在乔梁面前。

    乔梁悠悠喝了一口茶,吸了一口烟,翘起二郎腿,不紧不慢晃悠着,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陆平。

    看乔梁这架势,陆平不知乔梁要说什么,心里有些忐忑,身体微微前倾,脸上带着讨好的表情看着乔梁。

    乔梁接着慢条斯理道:“老陆,对今天上午,两位领导在报社视察期间发生的那个小插曲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陆平定定神:“乔总,我认为,你的表现十分精彩,十分出色,虽然……但我心里是为你感到痛快畅快的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打死都没有想到,你会有那么大的胆子,竟然敢当着大领导的面那么做那么说。”陆平带着心有余悸的神情。

    乔梁呲牙一笑:“你真的觉得我胆子很大?”

    “是的,真的这么感觉,你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!”陆平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乔梁长叹一声,“其实我本无胆,之前做普通人员的时候,见了个科级都惶诚惶恐,现在之所以如此,都是被逼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看乔梁这样,陆平不知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在装逼,一时不知该如何附和了。

    乔梁接着道:“老陆,今天我在大领导面前的表现,你都看到了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对对,从头到尾全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看到了,那记住了没?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就好。”乔梁一咧嘴,“老陆,在骆领导面前我都敢如此,那么,以你的级别和身份,你当然更不在话下,所以,之前我对你做的事,想想也很正常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对。”陆平使劲点头。

    乔梁抽了一口烟:“其实今天的事,并不会影响骆领导对你的看法,因为我在那么说那么做的时候,是充分考虑到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陆平神情有些默然,接着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乔梁接着道:“既然考虑到你,那说明我对你还是关心爱护的,还是希望你能继续在报社做下去的,目前来说,报社的形势一片大好,上级赞赏,同行钦佩,这可都是你的荣光,对你的转变和进步,我心里是很欣慰的……”

    陆平又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乔梁又抽了一口烟,然后道:“刚才我说有想法要跟你汇报,现在正式开始——”

    陆平一听,忙摸出纸笔。

    乔梁摆摆手:“不要用笔记,要记在脑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好。”陆平收起纸笔。

    乔梁深深呼了口气:“老陆,我要给你汇报的想法有四点,第一,关于报社,报社目前的总体发展是好的,下一步,要遵循我之前和你说过的发展思路,宣传和经营两手抓,抓宣传是上级赋予的重要任务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不能出任何纰漏;抓经营是为了壮大报社实力,改善广大职工的生活,在经营上,要敢于创新,解放思想……在抓好这两点的同时,要坚持正确的用人思路,在报社树立讲团结讲正气讲奉献讲拼搏的良好氛围……”

    陆平目不转睛看着乔梁,专注地听着,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乔梁接着道:“第二,关于骆领导,关于你今后如何处理和他的关系,我的基本想法是,他今天虽然装模作样批评了你,但很明显,他现在对你所谓的忠诚和想贴近之意并无怀疑,对你还是颇有好感的,还是颇有拉拢之意的。

    如此,那很好,今后,你要在继续保持目前状态的基础上,进一步密切和他的关系,获取他更大的信任,至于如何做到这一点,做到这一点对你又有什么好处,我想以你的智商,你应该很清楚,我就不用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乔梁之所以此时要和陆平说这个,是在为以后考虑,他要充分利用自己现在牢牢掌控陆平的有利时机,为今后布一个局,至于这布局以后会不会真的有作用,如果有的话,又能发挥什么作用,乔梁此时没有多想,他现在只是觉得这样做对自己和陆平都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从乔梁这话里,陆平似乎隐约意识到了什么,但又很不灵清,来不及多想,忙点头答应着。

    然后乔梁道:“第三,关于宋部长,虽然宋部长来江州时间不长,对宣传系统的情况了解还不是十分全面,但你必须要有一个清醒认识,那就是,宋部长是分管宣传的班子成员,他对宣传系统下属各单位的负责人,虽然没有直接任命权,但是在高层中具有相当重要的话语权,换句话说,如果不被宋部长看好,甚至得罪了他,那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。

    老陆,你一定不要忘了,宋部长之前是干什么的,他之前跟的人是谁,这个人现在虽然离开了江东,但他依然位高权重,对江东的影响依然还在,对江东的发展,他应该依然是关心的,对他曾经的身边人,他当然依然是关注的……”

    乔梁这话里的意味不言而喻,陆平心里很明白,宋良的背景实在深厚,非一般班子成员可比,在江州,别说其他班子成员,就是骆飞对宋良都很客气。

    陆平此时心里有些发沉,不安道:“乔总,我现在不知道宋部长对我心里到底是怎么认为的,因为你的事情,我想宋部长对我一定是很不满的……”

    乔梁呵呵笑了下:“老陆,这事你不要担心,因为你近期的工作,宋部长对你的看法已经开始转变了,只要你以后带领报社一班人把报社的各项事业全面发展上去,为他增光添彩,同时在工作中及时向宋部长汇报,贯彻落实好他的指示,我想他对你会赞赏欣赏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陆平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这一点我可以给你保证。”乔梁一拍胸脯。

    看乔梁如此自信,陆平不由想到,关于自己,乔梁和宋良可能有过某些沟通,甚至乔梁在宋良面前说了自己什么好话,探知了宋良的某些口风。

    以乔梁和宋良曾经的秘书身份,以廖谷锋对安哲的赏识和重用,乔梁和宋良的关系应该是不错的,他是有机会有可能接近宋良并进言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想,陆平心里有些轻松:“乔总,你放心,我一定按照你的指示去做。”

    乔梁点点头:“第四,就是关于你,虽然我们之前有过一些矛盾和芥蒂,但现在,我们的关系是很和谐很友好的,对于你,我还是很爱护的,对于你的成长,我还是很关心的,你现在在报社干的不错,这着实让我感到欣慰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乔梁的话,陆平心里一阵发酸,一股难言的滋味在心头涌出。

    乔梁接着道:“虽然我要去遥远的大西北挂职,要离开相当一段时间,但我的人事关系还在报社,我对报社的发展会依然关注,对你的成长会依然关心,所以,老陆,你可一定要时刻保持清醒头脑,时刻牢记我对你的谆谆教导,时刻牢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,切勿犯糊涂。

    你必须要明确认识到,不管我在哪里,不管距离多么遥远,不管时间多么漫长,你在江州在报社的一举一动,都随时在我的视线之内,在我的监督之中。任何时候,如果你让我生气,那都是很不好玩的……”

    乔梁这话显然是在提醒陆平的同时,又发出严厉的警告。

    陆平听得心惊胆战,他意识到,虽然乔梁去了西北,但他依然牢牢掌控着报社的大局和自己的命运,自己对他除了服从,是不能做任何违背他意志的事情的。

    陆平接着信誓旦旦道:“乔总,你的话我一定牢记在心,任何时候,我都不会让你失望,即使你去了西北,报社的工作,我也会定期给你汇报。”

    乔梁点点头,接着伸手指点着陆平,不客气道:“不光报社的工作,还有你的思想,都要定期给我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一定一定。”陆平使劲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要拿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开玩笑。”乔梁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!”陆平一副小学生在老师跟前服服帖帖规规矩矩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今天谈话的效果不错,乔梁心里满意,接着和颜悦色道:“老陆,从年龄来说,你是我老兄,从级别来说,你是我上级,所以,我从心里对你还是很尊重很尊敬的,只是,因为对你的深厚感情,我把这种尊重尊敬升华为了关心和爱护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乔梁这话,陆平哭笑不得,尼玛,这是什么狗屁逻辑,这种话也只有这个疯子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从今天上午乔梁对骆飞的捉弄中,陆平深刻领教了乔梁做事的另类,似乎,这家伙要是上了邪,什么人都敢搞,什么事都敢做。

    如此,自己对乔梁还是不要有任何三心二意,老老实实做他的乖顺小绵羊好了。

document.write("